出壳

晚上陪甲方喝了点酒,狗血的活动。因为是同乡的甲方,喝得快活。回到寝室后,飘飘然。

飘飘然之中,我试图寻找自己的冲动点。回忆起的几次喝多的情况,都是情感特别充沛的时候。一方面讨厌那种喝多的生理反应,一方面想念把自己灌醉的理由。我挺虚伪的,只有在意识不能控制的时候才能看清自己的真实想法。今天喝得还不够充分,即使我有想法,我也不能表达我想到了什么。

酒精不是好玩意儿。可怜的我的小心思啊,在酒精面前一览无遗。

Posted: 2011-3-27 周日, 21:26
Categories: 生活
Tags:
Comments: 3 Comments.
Comments
Comment from rainsuds - 2011-03-27 at 22:30

确实如此呢… 这种矛盾的心理时常有。

Comment from MiG - 2011-03-28 at 16:39

與同鄉喝酒,少了預熱的環節,更易流露深層的自己。

Comment from 匿名 - 2011-04-02 at 13:47

哎,最好的状态就是心灵不设防,怕酒精作甚,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