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News Archive

朋友圈

现在很少刷朋友圈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朋友圈里发帖的十有八九也不是什么真正的朋友。

卖房的、卖房的、卖房的、微商、代购、子女读英文的、分享自己企业新成就的、分享人生哲理的、分享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的……

在外飘荡的我和朋友的联系仅剩下朋友圈,而朋友圈里仅仅充斥着这些东西?

我那些有趣的、有趣的和有趣的朋友们呢?你们去哪儿了?什么时候下载了携程说走就走了?

其实回头看自己,也比前些年变得无趣起来。

一方面是在满是职场同仁的朋友圈里不能表现得有趣,否则会被视作不同类,更担心被认为工作不饱和不务正业。

另一方面,是不是有些被同化和老化了,开始失去了对有趣的事的新鲜感?有点觉得从前有趣的文艺气质有点幼稚和自以为是。

总之,现在的我应该归属于哪一类呢?该站在怎样的朋友圈里呢?

Posted: 九月 22nd, 2020
Categories: 发骚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愤青

我首先最讨厌愤青,其次讨厌愤青,然后讨厌愤青。

网络上愤青尤其多。想在匿名世界里博取关注,便创造比之前的造谣者更大的谣言,比粗俗者更粗俗,比偏激者更偏激。毕竟点赞的愤青们只点给第一名。借着民粹的情绪,从众和媚众成了一场狂欢。

在大事件下,这种无聊而想获得些虚荣关注的奇葩就越发得多。

有时我在网上与这些人论战。不过想想看也没什么意义。辩驳极度偏激的话像是在吵架,哪儿有什么道理可言。偶有些自我感觉获得的压倒性逻辑胜利,也不会被多少人看到。毕竟大家是来消遣娱乐或是想在民粹运动中获得快感的,哪儿有闲工夫转脑子。

但是你们这些愤青,伤害的可是这个社会的价值取向啊!又或者,这个暗藏在社会背后的真正的多数匿名价值观,正是这愤怒的偏激?

我只好说,愤怒的青年,你们不是我的朋友。

Posted: 三月 4th, 2020
Categories: 发骚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buiness man

送走了小乔的午后,来到没有空调的空荡荡的27F办公室。这办公室有几分浪漫,云朵和海都离得近。登录好久没访问的豆瓣音乐,在这个异乡的空闲时间里,似乎又找回一点点当年那个享受独处的清高的年轻人。

回头想想最近的改变大概是两年前定下的目标。当时有点想改变一下没头脑忙忙碌碌的生活,不想再日日时时面对显示屏。如今终于变成了一个business man,每日西装领带,面对各色日程安排。我在不熟悉的地方,面对不熟悉的人,做着从前不熟悉的事,听着说着不熟悉的话。我变成了从前不熟悉的人。如果说两年前我对未来开始小有打算,如今只顾得上做好眼下的生活,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也不负责任地不愿去想。耳边传过来这样的歌:一些人想努力抬起头,而更多人却不知所措,人生欲望那么多,时间一久也就生锈了。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又要到哪里去?这个问题回答不了,就留给更加矫情的人吧。“昨天是一道长长的影子,跟失去的自己说再见”。生活就过成日子本身吧。

流水账一则。以上。

Posted: 八月 13th, 2017
Categories: 生活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父亲节

我小的时候,记得爸爸工作很忙碌,但每周末爸爸都有陪我去这里那里玩。

今天(确切是昨天)是父亲节,我却忘了给父亲一个电话。

我所亏欠的,岂止是一个电话。

我们之间的付出就这么不平等吗?

Posted: 六月 18th, 2017
Categories: 生活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520

5月20日是现代表白日,同济的毕业生们却在晒自己的校庆感慨,它108岁了。同济,祝你生日快乐。你快乐吗?回头一想,我毕业有六年了。

六年,相当于读完整个小学的时长。如果这六年是在小学,能长多大个,会有多少新知,能结识多少好朋友,会有多少美好的回忆啊!然而这六年,数数看读研,恋爱,工作,结婚,置业……也做了不少事,却总感觉不及小学有意思。这六年,也不及中学的六年青春,也不及大学的五年青春。

原来,青春,才是最美丽的时长。

珍惜现在,拥有现在吧。至少在很多人眼里,现在还是青春。

Posted: 五月 20th, 2015
Categories: 发骚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让生活更美好

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主题:Better City, Better Life。中文并非直译,叫作“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四年多后的岁末之时,在美好的城市上海就发生了这样的惨剧:外滩跨年庆祝拥挤至三十多人死亡。城市,真的让生活更美好吗?

我想人的评判是逃不出自身的偏见的。于是说到城市,我不能不从自己谈起。

先说说我的姥姥家。姥姥家在山西的一个农村里,小时候我几乎每年的暑假都在那里待足两个月。虽然村里距离城市中心只有十几公里,但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中这里却是地地道道的农村。过年过节的时候,除了备年货时会去城里置办一遭,其余与城市没有任何关系。村里没多少人会去凑城里的热闹,大家都忙着招待亲友,聚餐玩牌。换句话说,节日里基本不会去和陌生人一起庆祝。

再说说我的出生地。我出生在山西的一个企业大院里,非农非城的地方。这地方离城市中心30公里,一大片企业被围墙围起来,出了圈便是农村。说是企业大院,却有几万人的人口,五脏俱全,更像是一个集中的小镇。我们会称城市中心叫“市里面”,称农村叫“村上”。农与城在这里互相渗透着。节假日里企业里会搞一些集体庆祝活动,放烟花、舞龙舞狮、打鼓、举办灯展、搭台唱戏等等,企业里的家家户户都会仪式性地出去转上一圈,周边乡村里的老乡们也会来凑热闹,人山人海。这些活动像是庙会,又像是城市里的集体活动。在大街上常能碰到亲戚朋友,互道声祝福。近些年,交通方便了,人们过节有了更多更远的选择,节日里聚集的人没有印象中过去的多了。可以说,这里的节日庆祝仪式可以存在于一个几万人的集体行动之中。

后来我到上海上大学,第一次生活在上千万人的大都市中。在大街上碰到的,永远是陌生人。陌生人在一起,便不能靠熟悉的判断来进行交流,得依靠共同遵守的规章制度。节假日里,一些地方会举办全城超级庆典,吸引着无数的年轻人。在这样一个已经习惯了陌生人的大城市之中,与成千上万的陌生人共同狂欢可以把自己的欢乐放大,欢乐的庆典转化成为万千上万人的共同记忆,每个人都成为了欢乐的参与者与缔造者。个人的欢乐在群体中放大,我想这便是大城市集体庆典的意义所在。

特定的庆祝方式适合特定的地域地理环境。大城市中的集体庆典固然绚丽,但我依然怀念在企业大院里熟悉的扫街、在姥姥家的农村里亲友们温暖的相聚。不是说只有城市,才能让生活更美好。城市,需要的是构建起它自身的美好。

城市怎样才能让其居民生活更美好呢?安全、便利、舒适、健康、平等、丰富、自由,这是城市应该带给市民的正面能量。身居狮城,看到了狮城的管理者和居民们对于这个城市的希望,永远是健康、平等和爱,这一切的努力渗透到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我爱上海那座城市,我一直以为它比我现在长居的北京更加人性化、更加关注到每一个城市的个人。岁末的这次惨剧是一个大大的教训,致哀于那些不幸的人。愿从此以后,这座城市能及时迅速地变得越来越好。

更好的城市,才能让生活更美好。Better City, Better Life.

Posted: 一月 2nd, 2015
Categories: 发骚, 生活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大妗

大妗今天去世了。

大妗前些年得了脑血栓。在那之前,大妗是妈妈这边大家庭中的王熙凤。以前家中大大小小的事都得大妗拿主意。比如姥姥姥爷在世生病和去世离开的各种事,还有我们一家三口、四舅一家三口回家探亲的衣食住行,以及大家庭对外亲戚交往、对内化解矛盾的各种事情,都得大妗组织、定夺。我每次回去侯马,都叫“回姥姥家”,而大妗则一早就安排好了我的住宿。

大妗不是本村人。她年轻时开始就是村里有名的干活能手,干活利索,男人干的农活她干得一点儿也不差。因为能干,她当了好些年的村妇女主任,那些工作锻炼了她的“组织管理”能力。主外的女人家务活却干不来,她基本没下过厨房。大妗说话的声音有点干痒,音量却很大。她说话总像在“吆喝”,基本没见过大妗说悄悄话。大妗一辈子衣着也相当简单,从不讲求吃穿。她似乎什么都看不上,又什么都凑合就行。我印象中没见过大妗特别开心地笑过,总是一张张吆喝来吆喝去的面容,有一点“颐指气使”的味道。我们每次回去探亲,虽然她自己不下厨,她却总使唤大舅、哥嫂给我们准备好丰盛的饭菜,吃饭时又总找不着她。大妗这么“厉害”,大舅却是相反的性格。按姥姥从前的说法,大舅说话像从嗓子眼里憋出来的,根本听不着。不光大舅,任何人跟大妗说话,几句之内就会被大妗的声音盖过。也只有这样“大声”或者敢说话的人,才当得了话事人吧。

我上次回去探亲是一年前的冬天,下了雪。那之前我大概有四五年没回去过了。那时我才见到了得了好些年脑血栓又晒摔坏了腿的大妗,卧床不起,已全然没有了“王熙凤”式的英姿。那一幕让我想起做过生产队长、上过站场,最后却卧病在床的姥爷;让我想起勤勤恳恳健健康康地照顾了姥爷一辈子,却又一夜之间倒下的姥姥;想起聪明贤淑、在村里做数学教师,却又抗不过癌症恶魔的三妗。他们都曾年轻、精神、有朝气,又都仿佛在一夜之间凋敝。生命就是这样啊,花开花谢,有兴有落,谁也阻挡不住时间的脚步。

大妗的丧礼几天后要进行了,万里之外的我没法参加。以前家里每有这样的大事,都是大妗来操办一切,总能听到她的吆喝声。如今,轮到了她的大事,又有谁能操办得好呢?

万里之外,阴阳两隔,大妗,我想念你。我想念所有的亲人。愿你们生者平安,逝者安宁。

Posted: 十二月 12th, 2014
Categories: 发骚, 生活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

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

建筑不要搞得奇奇怪怪!

要搞不奇怪的奇怪建筑!

奇不奇怪不要搞建筑的!

搞建筑的不要奇奇怪怪!

奇奇怪怪的不要搞建筑!

要不奇奇怪怪的搞建筑?

奇奇不要搞建筑的怪怪。

Posted: 十月 16th, 2014
Categories: 建筑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系统

每天都需要工作,工作才能换回金钱,金钱才能换取资源。人人都生活在人类社会构建的系统之中,以职业为身份贡献出自己的能量,同时享受着社会大分配分给自己的设定好的生活——固定时候工作,固定时候娱乐,买房子买车子买菜,看比赛看新闻恋爱。人人都是社会生物,是脱离了原始本能低级趣味的高级动物。工作要努力,然后就会进步,然后就能贡献更多的能量,然后就能换回更多的分配权力,然后就能满足自己更多的欲望。

系统中的蚁人们,逃也逃不脱。

Posted: 十一月 10th, 2013
Categories: 发骚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走西口

昨晚唱了首改编的《走西口》

 

走西口 (2013.8.30 晚 现场)

 

哥哥我走西口

小妹妹你实在难留

手牵着哥哥的手

一走走到大门口

哥哥我走西口

小妹妹你苦在心头

这一走要到多少的时候

走到你也白了头

 

我的家在太行山的上面

那里的人们比北京要悠闲

那里的人们早晚都吃面

家乡菜的味道是有点咸

 

转眼间离开家乡已十年

家乡的口音已消失不见

每次回家把外面的世界说个遍

而家乡它还是一点点

 

最抱歉是我没有时间

最遗憾是我们不能常相见

走了西口 我越走越远

家乡的口音已消失不见

 

哥哥我走西口

小妹妹你实在难留

手牵着我哥哥的手

送我送到大门口

哥哥我走西口

小妹妹你实在难留

这一走要到多少的时候

走到我也白了头

 

最抱歉是我没有时间

最遗憾是我们不能常相见

走了西口 我越走越远

家乡的口音已消失不见

最怀念是找不回去的从前

最想念是爸爸妈妈的脸

走了西口 我越走越远

再向谁 去诉说从前

 

哥哥我走西口

小妹妹你实在难留

送我送到大门口

这一走要多少的时候

哥哥我走西口

小妹妹你实在难留

最想念爸爸妈妈的温柔

那是我永远温暖的守候

 

走了西口我不回头

你永远是我最想念的温柔

Posted: 八月 31st, 2013
Categories: 发骚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处弱

三年前上周榕老师的课,听到“处弱”一词。似乎说人在处于弱势的时候,才能敏感察觉到周边的信息。

比如这两天感冒了,能敏感地觉察到风向,知道身体哪个地方没有裹严实,在外面走路时要保持小碎步并身体略缩以减少能量消耗,公交车上老弱病残专座因为低矮坐起来确实舒服,声音、气味的敏感度虽然降低了,但警觉度却提升了,末端神经主导的触觉尤其敏感。总之身体各部位都在警觉地保护着自己。

这与健康时的我不一样。人在健康时总是横冲直撞,剩余能量带给人更多更新鲜的选择,但敏感度却也相应降低了。

做设计也是这样。一个“健康”的充满活力的设计师会有许多天花乱坠的想法,有些想法还凌驾于使用者及业主之上,甚至超出了人类和时间的束缚,天马行空地游走在理想世界之中。然而这些想法在“处弱”的使用者眼中却有诸多不适。

人们无须故意处弱,但在健康时也可以试着提高敏感度,关注可触可及的感观世界,关注真实,关注细小,关注需要,这样设计师就不止可以创作出让人震惊的作品,更能让所有感觉相通的人们为之感动。

Posted: 十二月 11th, 2012
Categories: 建筑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做梦

懒人好久没来写东西了。可能情绪低沉的时候才会想写点骚气的文字。也许是这些个月来的生活安静祥和,也许是工作以后便消磨了清新气质,也许是有了女友便填满了独立时间,总之这些个月都乐呵呵傻兮兮地过去了。现在窗外下着连绵的晚秋的阴雨,才让我又找回了点骚情。

怎么办,骚情好像又没了。写件囧事吧。也许是早上骑车太用力,昨天下午开党会的时候竟然坐在第一排睡着了。感觉很舒服的梦,醒来的时间刚刚好,我又及时回想了下我的睡姿,右手托腮,左手抚膝,倒也像是在思考,万幸万幸,不知被领导大人发现没有。睡醒没多久就被提问谈谈想法,就像是中学的时候睡着了被发现了,然后老师还面带微笑地说:XX,你怎么看?(好像狄大人)然后是同桌递纸条和周边同学窃笑的情景,然后老师表情像雷阵雨来了一般刹时阴了下来:上课还睡觉!不过,幸好我对那个问题有所准备,来了一套在点的空话大话,同志们对我的看法不置可否。我却怎么也回想不起刚刚做的舒服的梦是什么了,好遗憾。

昨天还做了一个舒服的梦,梦到我和大学室友林森同学在山间的小村子里的发现一个建在悬崖边上的小楼上有个二层阁楼,必须通过梯子才能上得去。那里读书睡觉刚刚好,自然光从限定好方向的木窗里投射过来,窗外是起伏的山丘和绿树蓝天,远离信息远离人类,安静祥和。之后我竟忘了这块小天地,偶然间旅行来到这里才回想起这种种美好。而这里很快被开发成了旅游点,人们络绎地来参观我们当年发现的小天地。

生活略平淡,还得多做梦。

Posted: 十一月 3rd, 2012
Categories: 生活
Tags:
Comments: 1 Comment.

拜托

变态人魔终于被抓,却没有痛快的感觉。一种超出愤怒的难过远远没过这大快人心的消息。

最近好多新闻都与生死有关。这世界上有一些人,仿佛是上帝造人造出的次品,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恶。

如果这世界上真有上帝可以造人,拜托您细心造精致些。

Posted: 六月 5th, 2012
Categories: 莫名
Tags:
Comments: 1 Comment.

放了我吧

这些个写论文的紧迫时光啊,还有诸多事情嗡嗡在耳,让人烦躁。不喜欢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

去网络上看看周遭世界吧,可惜选择频道不对,曾以为透明的凤凰网和微博“透明地”过滤了各路消息:新闻里尽是阶级斗争,政治上尽是敏感猜测,娱乐圈尽是蓄意八卦。信息的快速堆积导致那些奇特的消息才被人关注。从前是广而告之,如今是告知广人。难道广为人知才能让人拥有分配权利的权力?看那XX电影节上一个个争风的扮相,红地毯上映出一副副自以为很红的脸,自负的人最自卑也最可怜。

你们就抄吧抄吧抄吧,炒吧炒吧炒吧,吵吧吵吧吵吧。瞧瞧这几个字,看客们消费的是演员和观众的无聊,两种可怜人剩下的东西越来越少。

想想我自个儿在房间里修炼也没能修出多少成就,也无法从这丰富的网络中获得多少营养。好在过了这段就要结束所谓单纯的学海生涯,期待能趁着间歇改变一下,获取一些正能量。到时候要像霁学姐指示的:放纵地快乐一下。我再补两个词——放松,放心。总之,放了我吧。

Posted: 五月 20th, 2012
Categories: 生活
Tags:
Comments: 2 Comments.

满月

四月一日,普天同庆的愚人节。讲一个不欺骗世界的大真话,恋爱满月了。

多么可怜,一把年纪了,各位同学早已结婚的结婚,有娃的有娃。奶奶电话里都说,你们同学是不是都结完了?幸好我在末日之前的生日愿望终于兑现。如来上帝啊,小生迟钝,让你们见笑了。感谢你们!

一年中总有那么多个1日是节日,3月1日却是比较寂寞的一个,这下有得过了。一个月来的感情比期待中还来得热烈,心心相印的默契更像是命理中早已书写好的程序。31天的的试用期侬还没有反悔,姐妹们也给了我张pass令牌,以后再也没有机会退货了啊粗心的你。那谁说,“爱情是迎向他者的冒险”,一起上了贼船就一起去探险吧!

相识相知到安慰陪伴,忐忑等待到风雨而拥,凝眸起盼到无怨无悔。每走一步都含着浓浓的情意。未来也许不会总像初好时那么腻,但我相信在时间的维度上平淡相守也有它该有的甜蜜。月老总会祝福那些真实、真诚、真爱的人们的,不是吗?

感谢过去、现在和未来,感谢你,感谢我所有的好运气。在愚人节里我也要说,我爱你!

Posted: 四月 1st, 2012
Categories: 生活
Tags:
Comments: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