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night

为什么我喜欢晚上写论文?主要原因是晚上时间连续。

白天时间太破碎了!首先一觉醒来,该吃午饭了。纠结半天吃什么,上路,吃,回来,一点多了。好困。醒来,两点多了。各种电话开始打来,领导安排任务的,卖保险的,师弟求助的,计划聚餐的,打错的…然后出门给车子打气,见导师,交网费,收快递,回来四点半了。寻思忙活了一天了,晚上得吃顿好的,上网,QQ,从活物中找个闲物,终于想出个新鲜吃的,一顿大吃,同时大侃时局美女前途电影什么的,最后感叹吃得太饱了,拍着肚子回家。

夜晚开始了。打开电脑突然看到个人签名中自我激励的话,无比惭愧地觉得又晃荡了一天,下定决心开始写论文!然后签名改成更刺激的话,撸起袖子,把各大SNS、新闻、链接、链接的链接都刷一遍,又看到了签名,又惭愧一次,晚八点,终于打开了word。奋笔疾书,笔疾书,疾书,书…不一会儿下班回家的朋友问道:忙啥呢?写论文…这么刻苦?唉,没办法…加油!好的!心里愈发惭愧愈奋笔疾书。然后就到夜里两三点了,觉得自己从八点算起也算连续工作了六个小时了,算上白天各种外出就算调研吧(惭愧不)也勉强算工作够八小时了吧,歇了吧。还在线的同志们相互话别——Good night(可以译作"好晚啊~"或者"真是个好晚上啊~"),幸福地洗漱,睡觉。然后一觉醒来,就该吃午饭了。

我特别理解韩寒为什么总在晚上或者凌晨发文章。毋庸置疑,像我们这样搞创作的人晚上才能连续高效地作战啊!这位同学问得好,夜宵不耽误时间吗?夜宵都是便餐而且多吃对身体不好,所以我一般都解决得又快又少。

最后每日一激励:我再也不要过这样的生活了!Good night!

Posted: 2012-2-25 周六, 4:33
Categories: 生活
Tags:
Comments: 4 Comments.

short cut

There is no short cut to the life we want.

Posted: 2012-2-7 周二, 23:45
Categories: 发骚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九万小时

如果一个人一年中有三百天上网时间都超过了五小时,如果这个人从二十岁起开始这样的上网频率并侥幸活到了八十岁,那么这个人一生的上网时间至少能有九万小时。在这九万小时里,这个人打着获取新知的旗号上豆瓣、刷微博、看人人、部落格,正经事什么也没做。

人生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临终之际,这个人终于能够对他的子孙说:“我生命中的九万小时,都已献给世界上最无聊的事业:上网。”

虽然下过很多次决心,但也不妨再下一次:即刻起珍爱有限生命,远离无聊网络。还有将来要给自己的小窝设计一个绝好的舒适温馨的读书处,还要把那个可以上网的地方做得十分难受,只在不得已的时候才勉强在那里待一待。这样的话,九万小时的数字,也许能小一些?

 

Posted: 2012-2-1 周三, 20:58
Categories: 生活
Tags:
Comments: 3 Comments.

回家

明天(或说今天)一早出发回家!

这是我学生阶段的最后一个假期了。虽然即使在家里还是有好多任务要做,不过能在家里过小年真是件高兴的事。回家这事好让人期盼,于是几天前起我就觉得做啥事都无聊,就想回家。今天跟朋友们讨论回家要带些什么。大概能带回去最多的,就是疲惫和期盼了。

有房子不是有家,亲人所在的地方才是家所在的地方。从高中住校起到现在,我每次给家里打电话时都只拨打家里的固定电话,即使没人接听也不拨爸妈的手机。因为从那个我熟悉的固定电话里传来爸妈的声音,我才可以想象爸妈在那边接电话的样子,以及那个我熟悉的家的角落。我才安心地认为我和家有了联络。

作为一个大龄学生,我还真是个孩子。爸妈就是我“家”的概念的全部。悲观地想,总有一天,爸妈都会离我而去,那时候我还能回到哪里去呢?这大概就是结婚的一部分意义吧。结了婚就可以有不离不弃的伴侣、有时刻在成长的孩子,在外面百般苦累无依无靠,等回家才知道自己真的重要。因为如此,我更要爱我的父母。他们失去了自己的父母,我,就是他们“家”的全部。

回家!

Posted: 2012-1-14 周六, 2:11
Categories: 发骚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那些年

看了九把刀的电影和他在北大的演讲,我想起高中时喜欢的女生。

那时候我因为在学生会执勤,在学校大门口用跨列姿势站了一个星期的哨,每天早晨半小时、中午半小时。而我的正对面,是一个眼睛圆圆嘴巴圆圆脑袋圆圆的学妹。我每天的任务就是看她半小时。开始两天有些不好意思,后来我就大胆起来。我有时在想在想,她在想什么呢?也有时我看着她想着别的事情,就像上课走神一样,回过神来发现她也直直地看着我(可能也没别的放眼神的地方了)。就这样,我们目目相对了一个星期,没有讲一句话。结束执勤的那天,我们像往常一样走回校园,我们有默契地走在一起,走在半路我想要说些什么,却是她先说,做我哥哥好吗?我马上说好啊。要知道,在那个没有手机的年代,过家家式的兄妹联系大概是唯一可以硬着头皮站在对方教室门口喊人的最好方法。

之后,因为这种说不清的感情,我读完了大部头的《全球通史》,我开始关心路边植物的名字,在运动会上我报名长跑项目玩命地跑,对哈日有点反感的我也硬着头皮买了张宇多田光的新专辑。我还做过一些傻事情,比如画了一张大幅的卡通画硬要送给她,被她说太幼稚;下雪天硬要骑车载她回家(回她家),以为这样更安全些;再比如后来做什么狗屁的学生会主席也和她有半点关系。之后高考意外失利当然不能说是因为她,但跑到一个离家几百公里的城市去复习一个原因也是想远离这份困扰。

时间真的能解决一切。之后那一年的外乡生活,我真的不因此困扰了,成绩也重新回到该有的位置上来。当我最终如愿拿到自己满意的通知书将好消息告诉她时,却收到她失利的消息。显然我不像柯景腾的感情那般深刻。之后我到上海读书,又有了新的喜欢的姑娘,后来又有了女朋友。而她一年后考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学,去了一个可以把上海称作北方的城市,在那边也有了自己的男友。再之后我们时有时无地联络,到后来才成了真的可以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之后,就没什么故事了。

昨天看电影,看到柯景腾说他们没有牵过手。我想,我们好像也从来没有牵过手?你说是吧?牵不牵手,在那时有什么关系呢?到了现在回想这个问题,就更没有关系了。真心喜欢过一个人,即使曾在一起却没有结果,即使从来没有以男女朋友相称过,或者即使从未牵过手,也会祝福她或者他真的能有灿烂的幸运的被祝福的人生,不是吗?

再回到青春热血的主题上来。再过一个多月我就要二十七岁了,朋友们好多已经组建了自己的家庭。我却还想留着激情去燃烧岁月,靠谱吗黍熟?

Posted: 2012-1-11 周三, 23:18
Categories: 发骚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你们好快

今日惊闻某友人要离婚。与之长谈后觉得他们那种情况确实不得不分开。那些个恋爱时的卿卿我我都哪里去了,那些个婚礼上的海誓山盟都哪里去了?爱情是多么美好,但是不堪一击。

你们好快。我还啥都没有,你们就走到这步了。因为还在上学,我总觉得我们都还是孩子。是我太不成熟,还是我们都没有长大?

Posted: 2011-12-10 周六, 1:48
Categories: 生活
Tags:
Comments: 3 Comments.

小雪

明日小雪,今天晚上就骤降了温度。处于哪个阶段就应该有哪个阶段的气质。

新的阶段即将开始,各种新鲜感被强烈满足。我的愿望是平静愉悦,又欣欣向荣!

Posted: 2011-11-23 周三, 0:19
Categories: 生活
Tags:
Comments: 4 Comments.

美丽人生

这部电影让我想起我的爸爸。

记得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有一次你加班晚了,我一个人在幼儿园门口等了近一个小时。我清楚得记得,那是个冬天,下着大雪,别的小朋友都走了,阿姨要送我回家,我坚持相信你一会儿就到。终于你来了,我哇哇地哭,仿佛你不要我了。你带着我滚雪球,昏黄的灯光下只有我们俩。小孩子真好哄,一会儿就玩得开心起来,一开心就是好久。

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来北京玩,火车到站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好几点。有三轮车夫说要带我们去找宾馆,你不放心,让我和妈妈在午门前等着,你自己去。记得那晚我和妈妈在午门前陪着国旗护卫队练了好久的夜操,你过了好久才终于回来。最后我们睡的是某浴场的小间,你说那样更温暖。我怀念大栅栏每天早上的大米稠饭加土豆丝,我们一周时间已经和老板很熟悉。你说在咱们家里只喝小米稠饭,这北京的大米稠饭真稀罕,要多吃些。这两年我才知道,你第一晚就被人骗到了巷子里,冲出好几个人要抢钱。你掏出了随身的钱才解了围,只好顺路走了回来。我才知道,那是一段多惊险的旅程,而我什么都不知道,玩得非常开心。

十岁左右的时候我们穷游华东,没有直达的火车,需要转车。我们前半程还是坐票,后半程就是站票,你说这车有空调,站着也舒服。那次在上海只停了一晚,为了多看看这不夜城,我们随意坐上了不知通向哪里的公交,你说这样才能体会大上海的市民生活。杭州到无锡的时候我们坐了夜间的船,夕发朝至,三等舱,在船体的下半身,窗户离水特别近。你说这样又便宜离水又近,才有坐船的感觉。

记得小时候你和妈妈吵架,你赌气带着我到你的单位过夜。去的路上我对你说:你们俩谁提离婚我就跟另一个走。这两年我才知道,你后来把这个也告诉了妈妈,每当你和妈妈遇到问题的时候,这都是一个化解矛盾的重要缘由。

小时候你每个周末都找一个地方带我去玩。怕我闷,就带着我的一帮同学一起去。我们一起摘过野酸枣、做过风筝、够过路过的槐花。还有周末的美术课,在那个还不流行学特长的年代,你也是百般劝说才找了一帮孩子跟我一起学画画,连老师都是你鼓动的。画画没学几年,同学倒是换了好几批。

你觉得我内向,总是鼓动我交各种朋友。你说人和人之间没有区别,没有说谁学习好谁就比谁优秀,每个人身上都有闪光点,要多看到别人的长处。如今我择友真是毫无选择,似乎和谁都能玩到一起,高中到大学一直拿着“社会活动奖”,这大概都拜你所赐。

你和妈妈总是很耐心,印象中从来没有责备过我。你们说我听话,考试不好自己就够难过了,用不着责备。第一年高考,你们怕影响我心态没陪我考试。我意外失利。考试结束的那一天晚上,你听到我在电话里哭,专程跑来学校看我。你找了一个饭馆点了些小菜和我吃饭聊天,每人点了一瓶啤酒。那是我印象中第一次你主动让我喝酒。全程你只字不提考试的事。临别时才对我说:人生槛儿多着呢,跌倒一次没什么。无论结果如何,爸妈永远相信你。那个夏天在你的支持下我没有马上去复习,而去学了门乐器。

记得有次我看到你以前的一些记事本,你给每个本子都画了封皮,里面有你自己打格的本子里字迹清秀的笔记,有你给妈妈作的情诗、写的情歌,有你的素描自画像,有你自学中医、手语、摩托车维修……的笔记。妈妈说你大学里就爱玩,每周都约妈妈去看电影,冬天去滑冰。她说你性格耿直,上课时觉得老师观点不对,就径直走出教室!毕业时你们竟然先结了婚,后通知双方家长!还去度蜜月!我想你那时如果会意大利语,也会常常像电影里的男主角一样喊到:Buongiorno, la mia principessa!

后来,你们才有了我。如今我的一切好与不好,都是你和妈妈给的。我都把它们当作恩典。

这个月初回家参加同学的婚礼,合影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我和爸妈很久没有过合影了,甚至我都想不起来什么时候照过全家福。尤其是和你,我们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总是你给我和妈妈拍照,而你在照片的哪里呢?

还有今天晚上,你给我打电话,问我一个电脑上的简单问题。我显然是因为你对电脑的不精通感到不耐烦,言语中有种命令的语气。想起小时候你教育我时的耐心,我是有多羞愧。

Posted: 2011-10-28 周五, 3:01
Categories: 发骚
Tags:
Comments: 5 Comments.

低碳信仰

都说先有潭柘寺,后有北京城。我是冲着这名气来的。

潭柘寺离北京城不近,从地铁一号线的尽头出发还得近三十公里的车程。我和同行的学弟乘坐了一辆“黑车”,一路上就听着司机给我们讲潭柘寺的各种“灵验”。不过司机也坦诚说:这潭柘寺就是一烧香拜佛的地方,没什么风景。对于我这种没什么信仰的人来说,权当来打酱油吧。据说寺里请香非常贵,这催生了一路卖香烛的小贩,从距离寺院数公里处一直绵延到寺门。特别是在一段所谓“请香大道”的马路旁,小贩们竟然都穿着统一的制服,用同样的动作上下挥舞着手中巨大的香烛。这场面有点像小学生们举着红花欢迎领导来访的场景,我都忍不住想挥挥手喊两句什么。

门票竟然要55。大概是因为香油钱富足,寺院里的装饰处处显露着富贵气。红的黄的紫的金的雕饰,加上随处摆放的盘香、烛台、香炉,再加上四处走动的游人,像赶集似的。大殿里的神佛像前竟然注明了他们的主管部门:有管平安的,有管财运的,有管姻缘的,有管品行的…雕像面前挂满了相应的彩带,“生意兴隆”、“金榜题名”、“健康平安”…有一个殿门外有一只悬鱼,捐功德款五元以上可以从头到尾地爽摸一回,保平安。有一个殿门外挂着几面大铜锣,铜钱状,钱眼中悬有铃铛。十元可向铜锣掷十个铜子,砸中有财运。有处池塘还提供放生服务,有爱心的人士可以根据爱心大小购买大小不等的鱼儿龟儿放入池塘,还小可怜们以自由。

后来看到的一幕很有趣:两位工作人员担着两个大黑袋子走下山去,从袋子被戳破的洞口可以看到里面装满了供香。大家“生意兴隆”、“金榜题名”、“健康平安”的愿望用这垃圾袋一裹,便走向不知名的归处。情况一:在某个神坛用一把大火把大家的愿望集体实现了;情况二:重新包装下让后来人再供奉一回。我希望是后者。循环了信仰,又节约了资源,岂不是件低碳环保的好事?

对于我这种没什么信仰的人,下次还是去对面这样的无人问津的小塔上看看吧。眼看叶子都要红了。

 

Posted: 2011-10-16 周日, 22:49
Categories: 游记
Tags:
Comments: 3 Comments.

小白鼠

宿舍楼同层的某屋两三个月前养了一只白色的仓鼠,还为其置备了一个好看的笼子,就叫它窝吧。据说这个小东西是他替女朋友养着的。他的女朋友我从来没有见过,大概她从来没有来过我们宿舍楼。仓鼠的窝里有个滚筒,小东西常在里面练习跑步,发出噜噜噜的声响,应该影响到主人休息了。所以有一天,小东西搬家到了楼道里。至今有一个多月了。

开始笼子旁边还有一包鼠粮,小东西闹腾得很,楼道里经常传来噜噜噜的奔跑声。后来鼠粮没了。似乎是吃完了?小白鼠的主人也不常住这里,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喂养它。这些日子小东西闹腾得少了。我有时凑近去看看它,生怕它某一天就不动了。但也许主人还是管它的,只是这些天天气转凉,小东西不爱活动了吧。刚刚凑近看时,它在瑟瑟发抖,可怜得很。摇动下笼子小东西都没有动弹,我一走它却在滚筒里跑了两圈。我想就放了它吧,反正它的主人也不想管它。但又想老鼠这种东西放任自由了对人类也没有什么好处。还是让主人自己处理吧。

网上查了一下,仓鼠的寿命有两到三年。虽然寂寞,但也希望小白鼠你能够坚强、祥和地度过余生。下辈子莫入宠物道了。

Posted: 2011-9-30 周五, 21:28
Categories: 生活
Tags:
Comments: 3 Comments.

月亮

幸好有好友飞飞在中秋之前结婚,我毅然回家过节。本来被安排着做伴郎,第一次,一阵兴奋。可惜属相相妨,未遂。与所有的婚礼一样,飞飞的婚礼忙碌、欢乐、感动。当年那个和我一起放风筝玩游戏小山坡上摘酸枣澡堂子里侃天地的小朋友如今竟然像个大人一样组建了自己的家庭。这次在家还见到了632九个月大的孩子。我自己还是个孩子,哥们儿已经开始照顾他的孩子了。是你们长得太快,还是我太迟钝?这两个月结婚的朋友好多。我还没有准备起跑呢,你们怎么都在冲刺了?去吧去吧,这样到最后恐怕只剩下我是你们还未结婚的朋友,那时我也就终有机会做伴郎了。

短暂假期里抽时间跟爸妈聊了聊天,长大了才更能听得懂爸妈的话。从前有好些长辈时不时地教育自己,以后恐怕越来越少会有人用心地给自己引导。我这是要长大了吧,所有的事都轮到自己做决定、自己承担后果。

最后分享节前刚好听到的一首月亮歌——月亮粑粑:

月亮月亮我问你 今年你多大年纪

什么时候我已长大了 你却依然很年轻

月亮月亮我问你 明年你会在哪里

什么时候我已经走了 你却依然很平静

Posted: 2011-9-13 周二, 21:02
Categories: 生活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lost and found

短片《Lost and Found》看完有感。生活中有那么一些人,他们有时很烦人,烦到你觉得烦的时候随叫随到。你和他们一起经历过许多有意义和无意义的事,最苦逼的经历回想起来却最有味道。你和他们也许联系很少,但从无猜忌,久别重逢也毫不尴尬。有时你也会想起他们,他们也许也正想念你,手机里突然亮起的号码让你惊喜世界上原来还有这么个人。这就是好朋友。

这两天读吴念真老先生的书,书中讲了很多故事,故事中出现了很多他的朋友和亲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已经故去或找不着的。是不是只有生活中不再出现的人才好去回忆,这样回忆的主角永远看不到你对他的评价,你也就无需担心朋友看了以后会不会尴尬。于是越是年长的人就越可以放心大胆地写故事。故事无人印证,就更加传奇又真实。

下面回忆一个我已经找不着的朋友:那是我的一个小学同桌,三年级转学后从我的生活中失踪了。他的名字似乎是李笑佳,也许是李晓佳,这点我不能确定。“笑”字可能是我演绎的,因为他有一个显著特点是特别爱笑,一笑起来就止不住,直到最后咳嗽起来,呼吸都有些困难。我常逗他笑,有时临上课前逗他一下,老师也拿他没折。有时老师给他单独辅导时讲着讲着他就笑起来了,就止不住了。囧。后来他转学了,招呼也没打一声。大概是庆幸永远地离开了我这个损友。五六年级时我把他的事写在了课堂作文里。语文老师竟然回帖说:他在XXX。那个XXX是个不近不远的地方,我也没心思再去找他了。后来就没有后来了。这个同桌笑不停的形象跟许多无意义的事一样,一直存在我的脑海里。后来有了人肉之王八的人人网,不过还是没有符合我回忆的人的资料出现。难道这朋友是我臆造的吗?

Lost and Found,有些人丢了还能找回来,有些人丢了就永远不回来了。

Posted: 2011-8-28 周日, 1:22
Categories: 发骚
Tags:
Comments: 3 Comments.

天桥上的乞讨组合

昨天和今天在天桥上分别见到了两个乞讨组合。两个组合都是由一青年一老年组成的二人组合,行乞模式几乎一样:老年人负责睡觉,盖被子直躺着一动不动;青年人负责叩首,一秒一次,每叩一首说声谢谢。如此相似的工作模式,如果他们不是无耻地抄袭了别人的方案,那他们就是同一个集团下的两个独立工作室的合伙人,在集团总工的有效指导之下完成标识性的动作。这套动作言简意赅:老人病了,给钱谢谢。我后来想如果老人是真的生病了为什么还要费力登上天桥,这个问题他们有没有考虑过?但我这种想法是后来才有的,我在看到他们的第一时间并没想到。这么说来这个问题总工也许考虑过,但他把人类的思考时间也算了进去,高明!

Posted: 2011-8-20 周六, 21:32
Categories: 生活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Gui Jie

昨晚和两个朋友在簋街小聚,屋外暴雨,我们又相谈甚欢,快零点时才从屋里出来。走过一个个路口时发现地上到处是冥纸,才想起是中元节。顿时我们对这种鬼节雨夜聚会簋街的行为感到寒冷。和朋友临别时在路口见到三个年轻人在烧冥纸,三人和我们的年龄相仿。我猜他们是来祭奠他们共同的朋友的吧,或许那个人也是一个像我们一样的年轻人。生命无常,该干的事和想干的事都赶紧干了吧。

Posted: 2011-8-15 周一, 10:55
Categories: 生活
Tags:
Comments: No Comments.

锻炼身体

经常坐在电脑前的朋友们,不能只奋力工作,还要时常锻炼身体。这样,才能更好地工作。现在就开始吧:

预备 起

一二三四 五六七八

二二三四 五六七八

三二三四 五六七八

四二三四 五六七八

五二三四 五六七八

六二三四 五六七八

七二三四 五六七八

八二三四 五六七停

Posted: 2011-8-11 周四, 15:22
Categories: 生活
Tags:
Comments: 5 Comments.